媽媽的血液有毒!背負毒癮誕生的寶寶,一出生就面臨生死關頭

母乳是孩子最好的食物。

喝母乳會成癮嗎?

一起來看看!

在醫院走道上,一位母親看著牆上的標語怵然落淚。

與其他孩子相比,她的孩子只願吃她的母乳,不然就會很大聲地哭,不斷顫動引起她的注意。

只是孩子越是如此,她就越愧疚。

因為她的孩子是“毒品嬰兒”。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當受精卵在子宮內膜上著床,絨毛膜開始生長並深入子宮壁的凹陷處形成胎盤。

這個保護胎兒唯一保護,也為胎兒成長提供養分。

胎兒發育所需的物質,在母親血液流經胎盤時,提供給了胎兒。

即使,這些血液有毒,胎兒也只能接受。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說到這裡,“毒品嬰兒”的成因已經很明白。

如果母親在懷孕期間依然吸毒,毒品就會循著血液進入胎兒體內。

這無異於被迫吸毒,胎兒會在娘胎裡上癮。

出生後,也只能靠母親的毒奶維持,不然就會有嚴重的戒斷反應。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成人因為戒斷反應,會變得焦慮、精神恍惚、暴躁。

儘管嬰兒的表達方式不同,戒斷反應卻類似。

他們情緒激昂、興奮,歇斯底里地尖聲哭泣,有時像犯困般地哈欠不斷。

身體也同樣“亢奮”,吮吸動作一刻不停,呼吸急促、四肢不時顫動、間歇性地抽搐……

這些行為,彷彿在告訴看護人:我需要毒品。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去年9月,西班牙發生一起“可卡因嬰兒案”。

年僅1個月大的嬰兒在檢測中,被發現有腦損傷的症狀,而致病源正是臭名昭著的可卡因。

父母雙方因無法忍受嬰兒過分聒噪,送醫就診後,卻將自己吸毒的惡行暴露在警方視野下。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醫生從嬰兒體內,檢測到可卡因成分。

因為一個月大的嬰兒獲取食物途徑有限,無非母乳喂養或是喝奶粉。

母親否認餵養母乳,也排除可卡因隨母乳流入孩子體內的可能。

這也讓院方肯定,母親是在懷孕期攝入可卡因。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西班牙九成紙幣殘留可卡因

因為剛出生的嬰兒太脆弱,院方擔心他無法承受太多的檢查。

嬰兒“毒奶成癮”,又無法喝到母乳,最終毒癮發作導致腦部受損。

判斷毒品嬰兒與否,其實大多時候,只能靠護理人的經驗判斷。

通過檢測嬰兒的排泄物能進一步確認,而護理得當也能幫這些小生命遠離風險。

只是能判斷、護理好又何用?

嬰兒們早已因為毒品失去一個正常的家庭。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在美國辛辛那提市立醫院,也有著這些特殊嬰兒。

在《辛辛那提詢問者報》*中,記錄下了八個月大的Elliana短暫的“家庭回憶”。

*注:美國東部時間2018年4月16日,《辛辛那提詢問者報》由於報導了美國辛辛那提海洛因毒品氾濫問題而斬獲了普利策獎的地方報導獎。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辛辛那提詢問者報》展現的報導數據

週三,母親帶著她來到醫院檢查。

因為母親懷孕期間吸食海洛因與其他阿片類藥物,Elliana出生後就一直伴隨有戒斷反應。

母親對此後悔不已,她最大的希望,就是她與孩子未來都能不再沾染毒品。

恰好,Elliana的檢查結果一直很不錯。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但毒品面前,人類的意志與期許太渺小,更諷刺的是,吸毒者往往親手打破自己的希望。

Elliana母親10天後死於過量攝入海洛因。

與Elliana相似的嬰兒還有許多,他們的父母不然敗給法律,不然,敗給毒品。

他們只能等待願意照顧他們的收養人出現。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在美國1995年和1996年的《全國家庭藥物濫用家庭調查》中,410萬吸毒女性中約有3%的人在懷孕期間繼續吸毒。

吸毒讓部分女性失去生育能力,讓部分女性生下“毒品嬰兒”。

吸毒群體濫交、用身體換錢的情況,給毒品嬰兒再增加感染愛滋的風險。

更諷刺的是,這些嬰兒出生後卻要靠“毒品”救命。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為了緩解嬰兒的戒斷症狀,醫院只能給他提供與孕期吸收的毒品相似的藥物。

例如,用於治療的藥物:嗎啡、美沙酮和丁丙諾啡。

一旦症狀得到控制,就開始隨時間逐漸接受較小劑量的藥物,直到不依賴藥物。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因為在娘胎中受到毒品侵害,他們的腸胃系統、神經系統皆受到破壞。

他們容易因為腹瀉而脫水,需要通過靜脈注射液體防止脫水。

如果情緒過分激動,需要有人不間斷地給予安撫。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他們需要足夠的養分,一般採用熱量更高的配方奶粉。

多數接受治療的嬰兒在5到30天內會好轉。

在有效的護理下,他們最終能夠擺脫對毒品的依賴。

不過某種程度上說,他們仍是毒品的“易感人群”。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與“毒品嬰兒”相似,還有“藥物嬰兒”。

國內相關研究不多,但問題確實越來越嚴重。

醫學上將兩者合稱為“新生兒戒斷綜合症(NAS)”,是一種複雜多變且尚未被完全理解的新生兒行為障礙的徵象。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從較早期的數據來看*,孕期吸毒引起NAS的概率在55%~94%間,而藥物暴露的發病率在3%~50%。

相比之下低許多吧?

可惜自1995年以來,出現藥物相關症狀的嬰兒還是增加了45%。

因為藥物使用更加頻繁,藥物暴露無法得到有效的遏制。

*注:因沒有找到更為可靠的數據,這一段數據取自美國兒科學會1998年發表的文章,詳見參考資料。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這些藥物不一定是些罕見藥物。

普通如感冒、疼痛和過敏藥物,因為含有布洛芬、阿司匹林而不應該使用。

又或是在孕期,不得已使用的鎮痛藥、麻醉藥(阿片類藥物)、皮質類固醇、抗抑鬱藥,過分使用都存在風險。

乃至於咖啡因、尼古丁、醇類物質,都不宜過量。

這並不是說孕期不能用藥,只是用量與用法上,要聽下醫生建議。

必要時,也該與醫生強調自己的擔心。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在美國,NAS情況最嚴重的是田納西州。

此州立法中,還出現過許多激進的法律法規。

針對用藥,提出將藥物依賴嬰兒的婦女定為刑事犯罪。

但這提案最終沒能通過,人們擔心會加重孕婦打胎的數量。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而針對吸毒,一直有人提倡:吸毒者不應享有生育權。

在田納西州還曾頒布一項新命令:願意接受避孕手術、輸精管結紮術的犯人,能夠減刑。

方案發布至2017年7月為止的數據顯示,24名女性與38名男性選擇接受。

但這並不代表了新命令是對的。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在美國的自由觀念中,這無疑阻礙了人們懷孕與繁衍的自然權利。

因為規定的趨向性,存在暗示人們接受手術的嫌疑。

這項新命令是否可行,還有待商酌,但有時關於自由的爭論,實實在在局限了美國對於毒品的態度。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懷孕的囚犯被帶入醫院診所接受美沙酮和諮詢

美國已經被毒品侵蝕得相當嚴重。

西方人將吸毒稱作“美國病”,如今美國也還是“超級毒品大國”。

不過,被毒品所吞噬的國家並不止美國。

面臨著毒品、藥物依賴一系列問題的地方比比皆是,而毒品嬰兒無疑是其中的縮影。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毒品確實神奇,它讓接觸的人飄飄欲仙,逐漸沉淪。

在毒品營造的異度空間裡,吸食者能夠得到所有的滿足。

但享受之後,他們要面對的是空蕩盪、臟兮兮的房間。

當然,還有空落落的內心。

這世上最大的不幸,莫過於背負毒癮降生

我們常說“孩子是父母前世欠的債”,

這是一句流傳甚廣的情話。

對於吸毒者來說,卻只能是一句空話。

你可能想看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