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世紀歐洲人「死都要嚐的美味」乞丐也買得起,卻讓整個社會墮落!

快來加入PLAY不累LINE好友

借酒澆愁,是現代人常做的事。

但是酒喝多了也是會傷身的,所以還是要適量。

不過在很久已前,酒這東西居然曾經氾濫,

甚至連小孩子都可以喝!?

 

在中古世紀科技還不發達的時候,人們對於生活周遭的事物,

都還不是有很深刻的了解,甚至不知道什麼東西對於自己的身體,會產生怎樣的傷害。

根據頭條號主YT新媒體報導,在17世紀的歐洲有一種風靡大眾的東西,卻是造成社會紛亂的源頭。

1504861989-2556-37e9000484a1d573772a

17世紀時,荷蘭人發明了一種用杜松子製造的烈酒。

在荷蘭獨立戰爭時,每當他們上戰場的時候都會先來一杯壯膽。

因此英國人都會嘲笑他們說那叫做「荷蘭勇氣」,而這種酒,

正是今時今日大家所熟知的琴酒,但它又是如何在中世紀招惹臭名的呢?

1504861989-6222-37f10002556fc22e70fb

其實一開始它是很正經的酒,甚至被做作藥物來治療腎臟疾病、胃痛、腰痛、膽結石和痛風。

但它發明半世紀後,英國人也開始製造琴酒,甚至因此發生了一場「琴酒熱潮」(Gin Craze)。

因為政府允許無照釀製,同時對法國酒課重稅,導致琴酒變得比牛奶還便宜。

下面這幅畫是英國藝術家威廉·荷加斯(William Hogarth)的版畫《金酒小巷》(Gin Lane)。

1504861988-6848-6ff001534667bc1f18ca5a63bc7e

可以看到大家全都擠在圖畫右側,一處叫做KILMAN的琴酒鋪前面;

有的人在鋪子前交談,有的人在打架,有的人自己喝得爛醉,甚至有母親拿琴酒為孩子喝。

1504861988-6585-37f10002557287ce5bf9

而右下角這個鼓手如柴的人,一樣是喝酒喝到爛醉;

它旁邊的籃子裡除了放著酒,還放著一張紙條寫著「琴夫人的墮落」(The Downfall of Mrs Gin),

其實就是暗指琴酒讓人墮落。

1504861988-4970-37e9000484a8db073e31

在這幅畫中一共出現四個孩子,中間遠方可以看到棺材旁躺著一個無助的嬰兒;

而一旁竟然有一個矮男人拿桿子戳著一個孩子,還有剛才提到被母親餵酒的孩子。

最後就是正中間這位喝酒喝到忘我的母親。

1504861988-7704-37f0000286666ca3c36d

可以看到正中間這位母親的腿部潰爛,她的樣貌儼然已經喝醉,就連孩子跌落都不管。

其實可以看出這位母親是一位妓女,因為得了梅毒導致身體潰爛,藉由酒精來麻醉自己。

從這幅畫中就能看出一種混亂不堪的氣息,也反映當時圈地運動下農民們失去土地,

以及流離失所的外國移民們的痛苦。

1504861990-2322-ae54c5a94b088ba79d5126df61b7

無論如何,酒精這種東西過量就是不好,即使到了現代也一樣。

大家喝酒還是適量就好,不要太沉迷啊~

1504861990-2679-37ea000473298a719fff

在畫面左邊還有一個當舖。人們正在排著隊砸鍋賣鐵,不惜一切代價換錢買金酒。

 

死亡、醉酒、事故……這幅畫中的各處都在給人透露出一種混亂不堪的氣息。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是18世紀的倫敦東區。

在這裡,聚集著眾多在「圈地運動」中失去土地的農民和流離失所的外國移民。

但對金酒的依賴並不是放縱墮落,在這個金酒比食物還便宜的時代裡,

窮人買不起食物,但買得起金酒。

面對絕望無助的人生,只能以金酒來麻痺自己,逃避現實。

就像《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中那個說著「生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松子,

當人放棄為人的時候,還有什麼值得在乎的呢?

1504861990-2392-37ef00047121b253dbc3

《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劇照

 

有趣的是,當時與這幅畫一起問世的,還有荷加斯的另一幅作品《啤酒街》。

同樣是描寫喝酒的場面,但這幅《啤酒街》的畫面中人們顯得健康而愉悅。

工業文明正在發展,人們在辛勤的勞作間隙喝著啤酒享受人生,春光大好,一片欣欣向榮。

1504861990-5208-37f10002557a7819255d

William Hogarth,Beer Street,1759

那麼人們是怎麼評價這兩幅作品的?

當時的鑑賞者們(特別是富裕階級)把這兩幅作品放在一起,得出一個驚人的結論:

喝啤酒可以得到神的祝福,而喝金酒會下地獄。

在他們眼中,貧窮與道德敗壞的罪魁禍首是金酒,而不是反之。

於是政府開始大型的消滅金酒活動,好像消滅了金酒,窮人就會不存在了一樣~

1504861990-8776-37f10002557e5f72cb63

Cruikshank’s engraving of The Gin Shop (1829)

安徒生也是這個時代的人,據說有人嘲笑他的母親酒精中毒。

他當時的回答是這樣的:我母親要在丹麥冬天結冰的時候在河邊當洗衣女,

想讓自己凍僵的身體暖合起來,只能喝酒,不然還能怎麼辦呢?